寒烟柔(冰晴穴明)

这里沙雕文手一个,看的书很多
魔道渣反天官灵契全职兄坑哑舍盗笔斗罗镇魂狐妖
写文重在开心,所以更新什么的随缘啦
但也谢谢能看完我写的沙雕文的人,笔芯 超喜欢b站
就是皮的一批,指不定哪天突然抽风
苦逼作业党一个
超级喜欢小惜子的@ 默忆玖惜,还有阿殇@幻北殇
绑定cp@ 子缕盼雨 还是我帮忙注册的呢……
别叫我太太之类的,感觉自己的文笔担不起这个称号,其他的叫啥都行

来来来,抽一篇更文,开的坑太多不知道更什么了……

选一篇,明天随机抽,抽到那个更那个

碎碎念

最后都是我的负能量,写出来感觉好点了,今天晚上真的是崩溃了,差一点就……

时间是什么呢?
是学校里一直向前的时针?
是手机上不断变化的数字?
啊……没有答案呢,
有的时候我们得到了时间,
但却好像失去了什么,
当我们学习时,错过了和朋友的约定
当我们出去时,错过了对父母的承诺
有舍才有得,我一直都知道
但什么是得
什么是舍
一直没有明确的分界线
当我们专注一条路的时候
回头一看,我们错过了太多
想要弥补,却始终无法挽回
最后,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中途退出,只会失去

关于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的碎碎念。
总是感觉心里有种怨气,但却无法发泄,现在越积越多,感觉好累啊,好烦啊,已经快要崩坏了,想要去找莫妮卡呢

为什么什么事都能赖到我头上呢,我也是有尊严的啊,不经过我允许私自上我QQ,好像现在家长都这样吧

本来我就心理不健康,有自杀倾向,可为什么就非得加那把火呢,把我逼成这样,还不满意呢,我心理本来就需要看心理医生,还把我往那逼呢……呵呵

啊,码文啊,星期六有辅导班,星期天写完作业就码,我先调节一下情绪

行,lofter你行,我改了五遍都给我吞了,再一再二不再三哎,你几遍了?我不修了还不行吗!我……看文的小天使再等几天,我等lofter这阵抽风过去了,修完文马上就更

lofter你给我等着,我……

气的跳脚应该就是我这样的了,行,这几天我不上了,等你好了再更……

啊啊啊lofter我要杀了你,刚改完的文啊啊啊啊啊,我没有保存你就给我吞了!还得重新码啊啊啊,半个小时的改文没了!没了!

让我这个蠢人抱头哭泣吧,被lofter气到不行,先睡了,明天你要是再敢吞我砸了你啊

置顶

我知道现在置顶太早,但是今天刷lofter看到一些事情真的受不了

1我是一个沙雕文手,写文重在心意,初三忙于中考,而且作业很多,所以我几乎是一有时间就更新,别催我啦

2我的坑很多,一一列举的话三行都不够,这里就不说了。

3我是喜欢魔道渣反天官没错,但是我是一个理智粉,如果我看到有一些人不经过大脑思考就说一些自以为是的话,这个时候我会和黑子一起怼人,只针对那些说可笑话的人。不喜欢看到骂人的,说脏话的不管是哪方都会举报,不想看到任何人被逼走。
但是有的时候黑子看不清是非我会解释或者过激的话会怼,做人不能双标,虽然我不知道我的三观是否正确,我还有一些心理疾病,但是对于黑子和脑残粉,如果可以劝的话我会尽量劝的,语言不会过激,因为我性子一般比较柔和,但是我如果好好说话你却骂我,对不起,我会怼你。

4我是很皮,我是很柔和,但我也是有原则的,不能接受的可以退出,我也不会强迫你看。

5魔道渣反天官吃官配,斗罗随意,盗笔吃瓶邪,哑舍吃锁赤赤锁,灵契吃熙华,全职伞修没商量,喻黄也很好,其他吃官配或者杂食,兄坑的话吃二大,大师兄妥妥的受啊(嘿嘿嘿),第五人格吃园医杰佣和蝶盲,(圈子最近有一些人到处蹦哒,不会看)【不喜欢看到一些有官配的文拆逆官配】(斗罗的话除外)

6我写的文很烂我知道,因为我作文的分数……惨不忍睹,谢谢那些可以看下去的人,笔芯

7【底线】魔道渣反天官绝对不可以拆逆官配,斗罗大陆的话见到说斗罗抄袭魔道的,我见一个怼一个,这个时候我会和黑子一条战线,谁要是涉及人身攻击……别怪我无情,(那些说三嫂走了活该的,不是你亲人走了你知道什么)不喜欢脑残粉,特别是那种招黑的,见一个怼一个,见到和魔道渣反天官重名的,看好发布时间,要不就不仅是尴尬的问题了,nc和ky是人生大敌,与你们战斗到底!

8【碎碎念】其实这个置顶是我看tag的时候脑子热写出来的,我是很喜欢魔道渣反天官,可以为其奋斗,但是斗罗大陆真的是童年,要是见到说斗罗抄魔道的,呵呵。不喜欢光母。

9语句不通的置顶,到时候再补吧,现在真的很生气。

10【抄袭】不管你抄袭的是不是我的,只要你抄袭太太们的文,就算太太不挂,我也会挂!

抄袭!贴吧里的一位神人,借用别人的梗,凤倾子殿下是第一个在魔道圈里写三只羡羡的太太(超级喜欢殿下),可他不找殿下要授权,反而找了另一个人,那个人写的是三只江澄,授权的时候那个写江澄的人在知道有人已经写了羡羡的情况下给了授权,还说没关系……呵呵,而且相似度极高,不举例了 @凤倾子 殿下,我帮你一起挂,不要在意她们,生日就要快快乐乐的

脑洞系列2

那个……我想写一个脑洞,就是……羡羡谁的穿越到兄坑,然后兄坑里什么都还没有发生,东方纤云依旧是大师兄,三师妹也没有昏迷,一切都是原样,这篇文的话会按照兄坑的剧情来,赶上漫画进度,emmm就是这样,有想看的点个小蓝手小红心或者评论都可以

我真的不会坑,只是剧情卡了而已,在构思出来之前就开新坑写小短篇啦,我用我的人品担保,绝对不坑。

嘛,就这样,赶作业了。

你们让我缓两天,我想想怎么写……怎么改

当魔道渣反天官遇到v家

这个是今天的,初版,勉强看看吧,没改

还好魏无羡及时发现了自家蓝二哥哥漆黑的脸色,转身便扑了上去“蓝湛~蓝忘机~蓝二哥哥~吃醋啦?那我晚上随便你怎么肏我怎么样?”蓝忘机面上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是眼里的流光却暴露了主人兴奋的情绪,虽然魏无羡说话的声音很小,但在的每一个都是修为高深的,冰妹听到的瞬间就扑到了沈清秋怀里,一抬头眼泪就流出来了“师尊~你可以那样吗?”沈清秋抬起扇子就打了下去,随即以扇遮面“不行”“师尊~”……
  就当魏无羡缠着蓝忘机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冰妹缠着沈清秋就快哭出来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两个人“哥哥,我们到了”“三郎,先放我下来”冰秋忘羡四人同时看去,只见一位身穿红衣的人正公主抱着一位白色衣袍的人,身旁还有银蝶飞舞,那白衣人背后还有一只草帽,虽然用双手捂着脸但还是遮不住脸上的红霞,(花花就不说了,反正都知道手动滑稽)“三三郎,还有人呢”“没事,哥哥”冰秋忘羡表示总算有一天被别人喂狗粮了……三个攻就这么护着自己的道侣,一面护着对方,场面十分尴尬,最后还是沈清秋和魏无羡打破了僵局“不知二位从何而来”
  “你们是谁啊,我和蓝湛都没见过你们,这个世界上所有法力比较高的我们差不多都认识,我们不认识只会有两种原因,一种是你们是抱山散人门下的出来历练,可我们没接到消息就说明你们不是,第二就是——你们是和那两人一样来自别的大陆,所以说你们是哪个大陆上的谁呢?”花花一脸假笑的说“佩服,鬼市里关于夷陵老祖的记录果然没错”(这里私设鬼市有记录别的大陆的书)“哦?那敢问你们是谁”还没等花城说出口,突然就传来了一道女声音“啊他们是天官大陆上的,那位穿红衣服是四大害之一的血雨探花——花城,那位穿白衣服的是四名景之一的太子悦神——谢怜”沈清秋听着这声音感觉莫名其妙的有些耳熟,可奇怪的是自己这些年来并没有听过,正当沈清秋迷惑的时候,突然看见前方的空地上出现了他在这个世界上没见过,但在自己穿越之前非常熟悉的虚拟投影,好像是因为刚出现的缘故,还模糊不清,只能显示出三种颜色,分别是蓝红和绿,冰秋忘羡花怜六人一脸戒备的看着那虚影,一只银蝶飞过,竟是直接穿过去了,没有对那造成一点伤害。投影慢慢变得清晰真实起来了,不再像刚才那样模糊不清,幻化出来三个女孩子,大概有16岁左右,一位头发长而葱绿,身上穿着有些现代的衣服,手里还拿着一根葱的女孩无奈的看着旁边的两位女孩,一位蓝色头发身上还穿着蓝色古装的女孩像小猫一样靠在一位红发古装少女的怀里,而那红发古装少女宠溺的摸着蓝发少女的头。
 

当魔道渣反天官遇到v家

欠下的债迟早是要还的
修不完了,先发初版,明天再修

“师尊,这是哪里?”洛冰河一到陆地,就开始缠着沈清秋了,沈清秋看见他这样,无奈又宠溺的说“看这里的植被和我们那里完全不同,那我们应该是到了另一块大陆上了,不过到底是那,我们还是找人问一下吧”“师尊~你看现在都没有人,我们就探讨一下呗”洛冰河笑的不怀好意。“不行!我们现在还在未知的地方,先熟悉了环境再说,探讨什么的等晚上再说”最后一句沈清秋小声说道,用扇子敲了敲洛冰河的头,在心里疯狂的吐槽,我去冰妹你和冰哥也不一样啊,怎么现在就到处发情了……但洛冰河不知道我们沈老师的吐槽啊,听到最后一句,开心的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如果有的话),“那这是师尊你自己答应的,不能反悔哦”“好好好,知道了……有人!”沈清秋正说着,突然感受到有人的脚步声,回头一看,有两个人在向这里走来,一位身着黑红色的长袍,眉眼间总是掩盖不住笑意,他的手正搭在一位身穿白色衣袍,有着淡色的眼镜,额头上季着一条长长的白色带子,上面还有蓝色的云纹,虽然有着精致的外表,但还是掩盖不住眉间那抹冷淡,那个穿着黑衣的人正和那白衣人说着话,但好像发现什么了一样向沈清秋这边望去,顿时就看到了冰秋二人。
  “蓝湛,你看那里有人”那名叫蓝湛的人说“知道,无事”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洛冰河也终于不和师尊腻歪了,转头瞪了一眼那二人,沈清秋连忙出来打圆场“二位可知这是何处?你们又是谁?”“这里是北方秦岭,蓝二哥哥,你看他们,那个穿黑衣服的身上是不是有魔气啊,而且他们居然不认识我们诶。”“嗯”沈清秋听到这话,还不等洛冰河反应过来便怼了回去“就算有魔气也轮不着二位管教吧,你们在此地不会很有名吧,可否告知大名?”那黑衣男子不想与他争论,便自来熟的做了自我介绍“我是夷陵老祖魏无羡,旁边这位是我的道侣,姓蓝名湛”“那好,冰河,我们就暂且在这里呆一段时间,等找到抑制心魔剑的方法便回去”沈清秋听完这两个人的介绍,心想这两位都是当地人,应该知道这附近有什么抑制魔气的方法,于是便说道“我们来此地是为了寻找抑制魔气的方法,二人可否告知一二”魏无羡觉得这两个人真是奇怪,明明修为高深却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但也不妨碍他的自来熟“我们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但向北会有一处秘境,你们可以去那里看看,正好我们也要去,就一起吧”正当魏无羡和沈清秋说话的时候,洛冰河和蓝忘机这两只大醋包就看着自家伴侣聊和对方伴侣聊的火热,身上的寒气越来越多了……

【魔道渣反天官】小段子

啊啦,这个脑洞接上[人间正道],脑洞来源是大毛老师的画,超喜欢大毛老师的

接[世界中心]
洛冰河:我是天魔至尊
魏无羡:我是夷陵老祖
花城:我是血雨探花
洛冰河:我有一个爱我的师尊,师尊对我可好了,而且师尊超级温柔的
魏无羡:二哥哥也是,对我可好了,为了我还犯了蓝家家规,还给我买辣菜……(此处省略一万字)
花城:哥哥对我也很好呢😊,我变小的时候哥哥还亲我了呢,抱着我呢,而且还是哥哥先亲我的(ღ˘⌣˘ღ)
(省略这仨对自己cp比别人好这个话题争论的一万字)
洛冰河:我的师尊……曾经为我而死,是我对不起师尊……我没想……杀他的,可是师尊还是为了帮我压制心魔……自爆了
魏无羡:我也是死过的,乱葬岗围剿的时候,看着那玄门百家义正言辞的围攻我和那些手无寸铁的温情一脉……他们可是温家少有的,不沾血的人啊……
花城:那些凡人……呵呵,当初哥哥为了他们还专门下界帮他们,人面疾而已,哥哥可是万剑穿心啊……虽然神仙不会死,但是痛……还是一样的,哥哥……没有痛觉了呢
洛冰河:我曾经抱着师尊的尸体等了五年,成了魔尊,但……我没有一日不想念师尊,毕竟……是我害死了师尊啊……
魏无羡:二哥哥也曾经为了我问灵十三载,可我居然到死……都以为他恨我,是我的错
花城:我为了哥哥进入铜炉山,只为拥有保护哥哥的能力,我再也不会让哥哥受伤了
洛冰河:可最后师尊也回来啦,师尊也答应我今后要跟我一起呢
魏无羡:大梵山一见,蓝湛居然就认出我了,也许这就是缘分吧,今后,我再也不会和二哥哥分开了呢
花城:哥哥也向我求婚了呢,哥哥还亲了我呢,我们两个还误会了_(:з」∠)_(是的花城主,也就你们两个可以把二人恋谈成四角恋了)
洛冰河:我是个攻
魏无羡:……
花城:我也是个攻


羡羡啊,你又日常混攻组呢